阅想网
首页 » 文化

李零:天下脏话是一家

作者:  2017-12-17添加评论  阅读356次
小时候,我们都说脏话。谁教的?爸爸妈妈?叔叔阿姨?小朋友?可能都有份。但老师到底是谁?谁的后面又是谁?就像很多童谣(有些童谣,本身就很肮脏),很难找到最初的发明者。我们好像都是无师自通,但又并非得之天授。发生原理是什么?传播途径有哪些?很多问题都很神秘,值得上下求索。下文是我的读书笔记,凡临文不讳,儿童不宜,均用拼音表示,请读者原谅。 - 1 - 三十多年前,我在内蒙古插队,地点在一个叫临河县(现在是市)的地方。那里并不是真正的大漠草原,但却是古人歌咏,满目苍凉的所在。出火车站,一条大路朝北走,百里之外,横着阴山,阴山脚下,就是敕勒川。虽然,...

许纪霖:生活肌肤中的中国文化

作者:  2017-12-17添加评论  阅读58次
许倬云先生是中国史研究的大家,他的西周史、春秋战国与汉代的社会史研究独步天下,但影响更大的是他打通中西、纵观古今的通史研究。大师写专著不难,但大师写小书,却没有几位能够做到。近20年来,许先生的《万古江河:中国历史文化的转折与开展》《历史大脉络》《我者与他者:中国历史上的内外分际》《许倬云看历史系列》《说中国》等,成为脍炙人口的畅销读物。不要以为这类读物好写,只有学问到了炉火纯青、阅历通透人情世故、人生看尽江山沧桑的时候,方能够化繁为简,将历史深层的智慧以大白话的方式和盘托出。有学问的专家不谓不多,但有智慧的大家实在太少,而许先生,就是当今在世的大智者之...

徐贲:道德败坏时代的道德启蒙

作者:  2017-11-29添加评论  阅读183次
有一项调查发现,47%的国人认为道德败坏是当今中国最严重的社会问题,接二连三的幼儿园丑闻和城市整顿引发的事件,无疑会强化人们的这种想法。有的人认为,这是一种与经济发展和市场化相伴生的现象,是难以避免的。还有人认为,这是为实现远大目标所付的“必要学费”。许多人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事不关己、沉默旁观的态度。只要不直接损害到自己的利益,只要自己的小日子还过得不错,就犯不着出头为受损害者发声说话。这种在夹缝中求生的心态,其自私苟且更是加剧了整个社会的价值观崩溃。 在道德败坏,社会价值观崩溃的时代,我们能期待什么呢?是把道德视为一项政治工程,期待可以由政府...

李零:我的老师,我的老师梦

作者:  2017-11-29添加评论  阅读115次
天地君亲师,师很重要 鲁迅的第一个师父是个姓龙的和尚。他说,龙师父的屋里供着块金字牌位,上面写着“天地君亲师”(《我的第一个师父》)。 什么叫“天地君亲师”?这个说法很古老,如《荀子·礼论》就有类似说法。 礼有三本:天地者,生之本也;先祖者,类之本也;君师者,治之本也。无天地,恶生;无先祖,恶出;无君师,恶治。三者偏亡,焉无安人。故礼,上事天,下事地,尊先祖而隆君师,是礼之三本也。 天、地、人,中国叫三才。天地之间人为贵。君、亲、师都是人,不是神。 利玛窦到中国传教,他发现,中国人家家都拜“天地君亲师”。礼仪之争争什么?关键...

梅树:方言是水土的声音

作者:  2017-11-28添加评论  阅读141次
方言定义:方言是简称,展开是地方语言。方言是一个地域土,水土通过生活在它上面,吃它奉献的粮、喝它涌出的水的人,天然地生成并自然地发出,具有这个地方土与水独特属性的声音。它体现于音色,声调,音量,包含少量独特地,经常出现地某些表意单词音,也有平均语速差别的成分。余再个人定义,是地的声音,水的语言。 今天的社会环境中,方言正在式微,越来越多的领域,方言被普通话逐出并取代。普通话是全民族的交流工具,在学校教育机构,推崇并施行当然必要,在全民族的传播机构使用普通话也是标榜与巩固民族文化的正确决择。 普通话的强势越来越多地使普通话超越了必要使用范围,社...

《熔炉》改变国家制度的电影

作者:  2017-11-23添加评论  阅读632次
编者按:自2000年起的5年间,韩国光州一所聋哑障碍人学校的校长和教师对学生们实施了程度不一的性暴力,以及各种虐待。2011年这个真实事件被搬上荧幕—— 《熔炉》。 韩国电影《熔炉》,是根据韩国光州一所聋哑学校校长性侵儿童的真实事件而改编。在电影上映后,重新引发韩国民众的关注,在民众呼声和舆论压力下,光州警方开始重审案件,涉案人员被重新提起公诉。与此同时,韩国国会为此出台和修订了一系列的未成年人法案,加强了对残障人士和未成年人性侵犯案件的惩罚力度。由一部电影的热映而推动司法的改革,这听起来似乎是天方夜谭,而在韩国竟然成为了现实。 这部影片的内容主...

许倬云:历史上及未来世界的知识分子

作者:  2017-11-11添加评论  阅读139次
包(宗和)副校长、叶(德兰)教授、台大历史系的同仁及各位同学,包副校长介绍我时,我不免感慨。回头一想,我从台大历史系毕业五十三年,从硕士到现在也有五十年。1970年代,我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离开台湾到美国,因为当时有一股力量要把我们换掉,想想迄今已有三十多年了。如今,我每走过台大校园,常常感觉到树犹如此,人何以堪。以我今天七十七岁这个岁数,确实是要重新回想一下这辈子所做的事。 我一辈子做的事,就是读书与教书,想在知识这个非常宽大的海洋里,开拓自己的境界,整理已知的知识。数十年来,我始终在知识这个领域里挣扎,假如说“知识分子”是个志业的话,我可说终身...

刘刚:通往文化中国

作者:  2017-11-06添加评论  阅读122次
勿忘国之本 在文明优越感的驱使下,人的思想容易简化,喜欢说些高度概括的话。 站在西方文明的立场上看东方,哪怕你是个西方文明的批判者,就像马克思和他的信徒魏特夫,也难免会放下普世价值和普遍规律而另眼相看,看出个“亚细亚生产方式”和“东方专制主义”来。这样的看法,不管对与不对,都使人对人类普世价值和社会普遍规律产生怀疑而违初衷。例如“东方专制主义”,就试图将“东方”一言以蔽之。若“东方”可出此言,那么相对“西方”该如何说?说到底,那就是“民主主义”。“东方与西方”的说法,本来是相对的,而其结论却具有绝对性,将文化差异转化为意识形态对立,又将意识形...

徐贲:数码时代的大学知识

作者:  2017-11-05添加评论  阅读118次
数码与互联网时代的文化生态已经并继续在发生变化,大学知识处在这一新文化生态中备受冲击的部分。大学的知识权威正处于颓势之中。当然,大学知识权威的动摇并不能全都是因为数码文化崛起的缘故。大学自身的价值观、社会和政治环境、大学与统治权力的关系都对大学的知识及其权威有直接影响。数码文化的影响之所以特别值得我们关注,乃是因为它能让我们从知识的认知特征上重新认识大学及其印刷文化基础,而数码文化的特征正需要在与印刷文化的比较中才能比较清楚地显现出来。 一、书籍印刷和大学的知识体制 同任何知识一样,大学的知识存在于特定的知识媒介之中,加拿大哲学家和教育家麦克...

李零:从燕京学堂想起的

作者:  2017-10-08添加评论  阅读288次
“改革”曾经是个好词。好词是不能反对的,也没人反对。当“改革”还是个嫩芽时,我们曾天真地以为,贪腐的存在是因为“改革”不彻底,但当如此之多的蛀虫不断以“改革”的名义侵蚀国家,甚至把“改革”当贪腐的别名时,这个词已不再神圣。 现在,盖房修路,领导最上心,口号是“大拆促大建,大建促大变”。有一回,中文系通知我,要我参加学校的规划会。我说,好,那我就去听听吧。我听到什么了?有人说,某些楼年头太久,早就应该拆;有人说,某些楼楼龄太短,想拆不能拆;有人说,没关系,我可以从国外买一种涂料,把这些难看的楼重新捯饬一下。至于盖什么,这馆那院,各家有各家的建议,就算...
1 2 3 4 5 84
up close
关注[文馆]微信 微信名[文馆]: 扫描二维码关注[文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