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想网
主页 » 经济 » 郑永年:金融危机阴影下的中欧合作
字号:

郑永年:金融危机阴影下的中欧合作

作者:  2015-11-07添加评论  阅读2,117次

国家主席习近平访英的行程刚刚结束,德法两国的总理分别在本月29日至30日和下月2日至3日接踵访华。两国大使更是一同发声:中国是核心伙伴。中国和欧洲的合作进入了一个“黄金时期”。我在《通往大国之路:中国与世界秩序的重塑》一书中阐述了中国和欧洲合作的共同利益基础以及未来发展方向,现在和大家分享。

中欧合作的基础

中国和欧洲基本上没有地缘政治的关系,没有国家安全上的问题,中国与欧洲的主要关系是经贸关系。但是,实际上正是因为没有国家安全问题,没有地缘政治上的关系,欧洲一些经济体反而更有可能对中国开放,要比美国更开放。从中国的长远利益来看,要将欧洲考虑进来,欧元作为对美国制衡的基础货币非常重要。如果中国过于依赖美国,这种做法获得国际空间的效能会远远小于中国在欧洲和美国之间作一个平衡。后者的国际空间反而更大,也比较符合自己的利益。

金融危机后的中欧共同利益

20世纪80年代以来金融全球化加速,美国通过它主导的国际金融体系操纵基础货币(美元),可以把全世界的财富转移到美国去。很多人经常说美国人是消费未来的,其实这种说法只对了一半。实际上,是中国人、日本人、东南亚的人赚钱,让美国人来消费。亚洲人的储蓄率很高,那么多钱去到哪里?只能走向美国,美国人是在消费其他国家的钱。在这种金融体系下,一旦发生危机,美国人又可以通过这种基础货币机制把危机转嫁给其他国家。

我特别要强调一点,大多数人对2008年金融危机的认识,还停留在基础层面,认为是美国的房地产、次贷危机所引发的。其实这是一种表象,危机发生的真正原因是伊拉克战争。

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每天都要消耗无数的财力。布什政府上台八年,美国的经济、民众的生活根本没有因为战争受到影响,那么战争需要的钱从何而来?这才是问题的关键。美国人对此一直是回避的。美国的共和党在台上,战争已经不得人心了,一旦为了战争费用而增税,布什政府的合法性只能更低,所以布什政府一直提倡减税。那么,伊拉克战争所需的经费从哪来?只能通过操纵国际金融体系来支持这场战争。美国所主导的国际金融体系,也就直接演变成美国从其他国家转移财物的一种机制。否则就无法解释这么多年战争耗资巨大,美国自己却不受影响。所以,实际上都是亚洲国家,中国、日本等在支持美国的伊拉克战争。美国正是由于伊拉克战争,放松了金融这一块的监管,因为这是可以从其他国家转移财富的,能给他们带来巨大的经济利益。但金融监管一旦放松,就出现了很大的问题。格林斯潘也承认这一点。

以前的霸权国家是通过殖民地来掠夺财富。在金融全球化情况下,各国都依附于美国这个经济体系之上,以美元作为基础货币,美国就可以通过技术性的手段将财富转移到自己国家。金融危机发生之后,这就更清楚了——“我要死了,你赶紧把钱送来,你不送来,我死了你也要死了。”对美国来说,它希望欧洲、中国、日本都来帮助它,继续保持原有的世界金融体系,通过这套金融体系操纵基础货币,这是美国的最大利益。欧洲当然不会同意,否则也不会出现欧元。中国在国际经济和金融体系中的最大利益也就是要改变这种情况。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和欧洲实际上具有很大的共同利益。

让人民币成为和美元一样的世界基础货币

在这种国际格局下,中国就变得很重要。中国现在面临来自美国的压力非常大。美国的想法是,“我只要你的钱,你把钱拿过来就好了,但我把钱拿过来做什么,你管不着。”这就很危险了。所以我觉得,一方面,中国不能不救美国。中国在美国有大量投资,让美国经济一下子就倒下了,这不符合中国的短期利益。但另一方面,中国也不能盲目地救美国,去帮助美国恢复以前的金融体系霸主地位,这样做不符合中国的长远利益。追求建立一个经济金融多极化世界,这才比较符合中国的长远利益。

如何建立一个经济金融的多极化世界?很多人要求增加中国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国际经济组织中的影响力。我个人不太认同这个看法。我认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等的角色都需要重新定位。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发生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韩国就实在是太苛刻了,完全侵犯了一个国家的内部经济主权。很多小国,受制于这些国际经济组织,完全丧失了经济主权,根本发展不起来。这些国际组织的权力一定要大大减少,只作为国际协调机构存在。这些组织创立的初衷,本来就是提供政策性的指导,现在搞成那么大的实体,大到可以阻碍任何一个国家内部的发展问题,完全没有制约,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考虑到这些国际组织只是少数几个大国把持的,情况就更糟糕。

建立经济金融的多级世界,中国的目标应当非常明确。首先就是把自己内部的事情搞好,不要出现很大的危机。比如,现在为了对付金融危机,中国大陆、香港、台湾可以各出一部分钱,成立一个基金,为将来人民币作为基础货币的准备。

其次,中国的重点应该是地域优先,那就是亚洲,这个要非常明确。亚洲经济如果不好,中国经济也不会好,中国的国际责任主要在亚洲。中国在美国买那么多国债,这是出于因为包括中国台湾问题在内的一种战略考量,是用经济来制衡美国的一种手段,但这不是中国的长远利益。中国要把重点放在亚洲,包括中国台湾、中国香港、中国澳门和东南亚国家和地区。东南亚国家,以前经济上是非常依附于美国的,但中国的崛起也使他们的经济政策做了很大的调整。

中国大力推动人民币成为基础货币的政策和措施符合中国长远利益。我国目前在金融上的空间很大。因为金融体系开放程度低,中国现在的金融体系并没有受那么深刻的影响。无论从经济规模还是人口规模,以及与周边国家的关系,中国已经具备使人民币成为基础货币的经济基础。

当然,如果金融体系不够开放,人民币不能自由兑换,人民币当然也不可能成为基础货币了。美元之所以能成为基础货币,是因为其他国家都接受它。这不仅是因为美国的经济实力,也是因为冷战期间美国和欧洲各国具有相同的政治体系、有共同的价值观。同理,人民币要成为基础货币,中国不仅要继续扩展中国实力,也要建设现代国家制度。国家制度作为一种软实力也非常重要,要做一个真正负责任的大国,让其他国家能够信任你。

现在中国虽然经济上崛起了,但中国的大国心理还是缺乏,恐惧外在世界。这个问题从改革开放初到现在一直存在。当然,成为真正的大国,也要一步一步地来,英国、美国都是经历很长时间才成为大国的,也是一点点积累经验,不是一步到位。美国在一战前搞孤立主义,不想成为世界体系的一部分。中国现在还非常缺乏国际经验。总有人很骄傲地说,中国的GDP产量占世界的多少,其实这是一点用处都没有的。并不是经济总量大了,就能成为大国。据史料统计,鸦片战争之前的1820年,中国的GDP产值占世界的32%,而同一时期,欧洲八国,包括英、法、德,只占了7%,日本3%,美国也非常少。但是你想想,20年以后的1840年,中国就被英国这一个国家打败了!所以,GDP这个数字是非常容易欺骗人的。在没有一套比较好的现代国家制度情况下,光看GDP没有多少意思。就是说,没有一套好的国家制度,即使经济总量再大,人民币也很难成为基础货币。人民币成为基础货币,虽然困难还是很大,但我想,随着中国经济总量的发展、现代国家制度的完善,其现实性是存在的。

来源:《通往大国之路》

   转载请注明来源及网址,并署名作者。阅想网感谢您对独立网站的支持,以及对作者版权的尊重。
小提示:觉得这篇文章不错,就分享一下吧!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up close
关注[文馆]微信 微信名[文馆]: 扫描二维码关注[文馆]